现在位置: 首页 -> 佛教动态 -> 佛教动态 >> 正文 Cms
华严一乘教义分齐章卷一 详细内容
来源:杭州佛学院官网 作者:未知 时间:2018-10-17   

华严一乘教义分齐章卷一

    唐大薦福寺沙門法藏述

今將開釋如來海印三昧一乘教義略作十門:

 建立一乘第一

 教義攝益第二

古今立教第三

分教開宗第四

乘教開合第五

起教前後第六

決擇其意第七

施設異相第八

所詮差別第九

義理分齊第十

 

初明建立一乘者。然此一乘教義分齊,開為二門:一別教;二同教。

 

初中二:

一、性海果分,是不可說義,何以故?不與教相應故,則十佛自境界也。故《地論》云:“因分可說,果分不可說者是也。”

二、緣起因分,則普賢境界也。

此二無二,全體遍收,其猶波水,思之可見。

 

就普賢門,復作二門。一分相門;二該攝門。分相門者:此則別教一乘,別於三乘。如《法華》中宅內所指門外三車誘引諸子令得出者,是三乘教也。界外露地所授牛車,是一乘教也。然此一乘、三乘差別,諸聖教中略有十說。

 

一權實差別。以三中牛車,亦同羊、鹿,權引諸子務令得出。是故臨門三車,俱是開方便門。四衢道中,別授大白牛車,方為示真實相。若彼三中牛車,亦是實者。長者宅內引諸子時,指彼牛車秪在門外。此應亦出即得見車,如何出竟至本所指車所住處而不得故,後更索耶?亦不可說界外索車但是二乘,以經不說彼求牛車人,出門即得彼牛車故。又不說彼索先許車唯二乘故。是故經中諸子得出至露地已,各白父言:“父先所許玩好之具——羊車、鹿車、牛車,願時賜與。”以此得知三車同索。此中三車,約彼三乘所求果說。以是元意所標趣故。

 

問:二乘各得小果,何以界外更索耶?答:依小乘云,有教有行果。今依大乘云,昔日但有言教,無實行果故。故云三車空無。若望自宗並皆得果。若不得者如何出世?今言俱不得者,以望一乘故。是故以實映權,則方便相盡,故皆無得也。為欲迴彼三乘人入一乘故,是故大乘亦說迴也。若不爾者,彼求牛車人既出界外不同凡夫,非求羊鹿不同二乘,未得露地大白牛車不同一乘。若非彼三中大乘,更是何色人也,以至自位究竟處故,後皆進入別教一乘。

 

:臨門三車為實不實耶?答:實不實。何以故?是方便故。由是方便引子得出非不實;由是方便引故非是實。此二無二唯一相也。

 

二教義差別。以臨門牛車,亦同羊鹿,但有其名,以望一乘俱是教故。是故經云:“以佛教門,出三界苦。”亦不可說以佛教言,但約二乘,以經不揀故。彼求牛車人尋教至義,亦同二乘俱不得故。

 

三所明差別。以彼一乘,非是界內先許三車,是故界外四衢道中授諸子時,皆云非本所望。是故經云:“是時諸子,各乘大車,得未曾有,非本所望。”亦不可說非本所望,言但約二乘,以經不揀故,聖言無失故。良以,門內所許,今皆無得。露地牛車,本非悕冀故。今得之言,非本所望也。

 

四德量差別。謂宅內指外,但云牛車,不言餘德。而露地所授七寶大車,謂寶網寶鈴等無量眾寶而莊嚴等。此即體具德也。又彼但云牛,不言餘相。此云白牛肥壯多力,其疾如風等。用殊勝也。又云:多諸儐從而侍衛等。行眷屬也。此等異相並約同教一乘,以明異耳。又彼三中,牛車唯一。以彼宗明一相方便無主伴故。此則不爾,主伴具足攝德無量。是故經云:我有如是七寶大車,其數無量。無量寶車非適一也,此顯一乘無盡教義。此義廣說如華嚴中。此約別教一乘以明異耳。

 

五約寄位差別。

如《本業經》《仁王經》及《地論》梁《攝論》等,皆以初二三地寄在世間,四地至七地寄出世間,八地已上寄出出世間。於出世間中,四地五地寄聲聞法,六地寄緣覺法,七地寄菩薩法,八地已上寄一乘法。若大乘即是一乘者,七地即應是出出世,又不應一乘在於八地。是故當知《法華》中三乘之人,為求三車出至門外者,則三乘俱是出世,自位究竟也。即是此中四地以去,至七地者是也。四衢別授大白牛車者,此在出世之上故,是出出世一乘法,即是此中八地已上一乘法也。

問:若爾,何故梁《攝論》云,二乘善名出世,從八地已上乃至佛地名出出世。既不言三乘是出世,如何作如說耶?答:既四五二地為聲聞,第六地為緣覺,八地已去為出出世。彼第七地是何人耶?是故當知彼云,二乘善名出世,即大小二乘也。以聲聞緣覺俱名為小故,二乘名通。具如下說。

 

六付囑差別。如《法華經》云:“於未來世,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信如來智慧者,當為演說此《法華經》使得聞知,為令其人得佛智慧故。若有眾生不信受者,當於如來餘深法中示教利喜。汝等若能如是,則為報佛之恩。”解云:“餘深法者,即是大乘,非一乘故稱之為餘。然非小乘是以稱深,亦不可說以彼小乘為餘深法。以法華中正破小乘。豈可歎其深耶!是故當知法華別意,正在一乘故。作此付囑也。”

 

七根緣受者差別。如此經性起品云:“佛子。菩薩摩訶薩無量億那由他劫,行六波羅蜜,修習道品善根,未聞此經。雖聞不信受持隨順,是等猶為假名菩薩。”解云:“此明三乘菩薩根未熟故。雖如是經爾許劫修行,不信不聞此一乘經者,是人當知是前法華經內餘深法中,示教利喜者是也。以望一乘究竟法,是故說彼以為假名。若望自宗亦真實也。此文意明華嚴是別教一乘,不同彼也。”

 

八難信易信差別。如此經賢首品云:“一切世界群生類,尠有欲求聲聞乘。求緣覺者轉復少,求大乘者甚希有。求大乘者猶為易,能信此法甚為難。”解云:“以此品中正明信位終心,即攝一切位及成佛等事,既超三乘,恐難信受故。舉三乘對比決之。”

 

九約機顯理差別。如此經第九地初偈云:“若眾生下劣,其心厭沒者,示以聲聞道,令出于眾苦。若復有眾生,諸根小明利,樂於因緣法,為說辟支佛。若人根明利,有大慈悲心,饒益諸眾生,為說菩薩道。若有無上心,決定樂大事,為示於佛身,說無盡佛法”。解云:“此明一乘法門主伴具足,故云無盡佛法。不同三乘,一相一寂等法。以此地中作大法師,明說法儀軌,是故開示一乘三乘。文義差別也”。

 

十本末開合差別。如大乘同性經云:“所有聲聞法、辟支佛法、菩薩法、諸佛法,如是一切諸法,皆悉流入毘盧遮那智藏大海”。此文約本末分異,仍會末歸本。明一乘三乘差別顯耳。

 

此上十證,足為龜鏡。其別教一乘,所明行、位、因、果等相,與彼三乘教施設分齊全別不同。廣在經文,略如下辨。

 

縱無教證,依彼義異,尚須分宗。況聖教雲披煥然溢目矣。

 

 

二該攝門者。一切三乘等,本來悉是彼一乘法,何以故?以三乘望一乘有二門故。謂不異、不一也。

 

初、不異亦二:一、以三即一故不異;二、以一即三故不異。

問:若據初門,三即一者,未知彼三為存為壞。若存如何唯一?若壞彼三乘機,更依何法而得進修?

答:有四句。一、由即一故不待壞;二、由即一故不礙存;三、由即一故無不壞;四、由即一故無可存。由初二義,三乘機得有所依。由後二義,三乘機得入一乘。由四句俱即一故,是故唯有一乘,更無餘也。

二、以一乘即三,明不異者,隱顯四句,反上思之。是故唯有三乘,更無一也。此如下同教中辨。

 

二、不一者。此即一之三,與上即三之一,是非一門也。是則不壞不一而明不異。又此中不一,是上分相門。此中不異,是此該攝門也。

 

二同教者於中二。

初分諸乘,後融本末。初中有六重。

 

一明一乘於中有七。

初約法相交參,以明一乘。謂如三乘中亦有說因陀羅網及微細等事而主伴不具;或亦說華藏世界,而不說十等;或一乘中,亦有三乘法相等,謂如十眼中亦有五眼,十通中亦有六通等,而義理皆別。此則一乘垂於三乘,三乘參于一乘,是則兩宗交接連綴引攝成根欲性,令入別教一乘故也。

 

二約攝方便。謂彼三乘等法,總為一乘方便故,皆名一乘。所以經云:諸有所作皆為一大事故等也。

 

三約所流辨。謂三乘等,悉從一乘流故。故經云:汝等所行是菩薩道等。又經云:毘尼者,即大乘也。

 

四約殊勝門。即以三中大乘為一乘,以望別教,雖權實有異,同是菩薩所乘故。故經云:唯此一事實,餘二則非真。又云:止息故說二等。此文有二意:一若望上別教,餘二者則大小二乘也。以聲聞等利鈍雖殊,同期小果故。開一異三故。若望同教,即聲聞等為二也。又融大同一故。

 

約教事深細。如經云:我常在靈山等。

 

六約八義意趣。依攝論,如問答中辨。

 

七約十義方便。如孔目中說。

 

依上諸義,即三乘等並名一乘,皆隨本宗定故,主伴不具故,是同非別也。

 

二明二乘有三種。

一者、一乘三乘名為二乘。謂如經中四衢所授并臨門三車,此中合愚法同迴心,俱是小乘,故有二耳。

二者、大乘小乘為二乘。此則合一同三,開愚法異迴心。

三者、聲聞緣覺為二乘。此通愚法及迴心。

 

又初約一乘。次約三乘。後約小乘。準可知之。

 

三明三乘亦有三種。

一者、一乘三乘小乘名為三乘,此為顯法本末故。上開一乘,下開愚法,故有三也。以經中愚法二乘並在所引諸子中。故知三乘外,別有小乘。三車引諸子,故知小乘外,別有三乘。三人俱出至露地已,更別授大白牛車,故知三乘外,別有一乘。

 

問:何以得知愚法二乘在所引中耶?

答:以彼愚法約大乘終教已去並不名究竟出三界故,何以故?以人執煩惱未永斷故,但能折伏而已。故《彌勒所問經論》云:一切聲聞辟支佛人,不能如實修四無量,不能究竟斷諸煩惱,但能折伏一切煩惱故也。又經云:汝等所得涅槃,非真滅度。又經云:若不信此法得阿羅漢果,無有是處。又大品云:故得阿羅漢等果,當學般若波羅蜜。是故當知。羅漢實義在大乘中。是故大乘必具三也。故《普超三昧經》云:如此大乘中亦有三乘,則為三藏,謂聲聞藏、緣覺藏、菩薩藏。唯大乘中得有三藏,餘二乘中則無此也。《入大乘論》中,亦同此說。是故當知,門外三車,不通愚法,以法華非小乘故。其《瑜伽聲聞決擇》及《雜集》等論,辨聲聞等教行位果及斷惑分齊,與《婆沙》《俱舍》等不同者。是其事也。是故當知,一乘三乘小乘分齊別也。由此義故,《大智度論》云:般若波羅蜜有二種。一共;二不共。言共者,謂此摩訶衍經,及餘方等經,共諸聲聞眾集共說故。不共者,如《不思議經》不與聲聞共說故。解云:《不思議經》者,彼論自指華嚴是也。以其唯說別教一乘,故名不共。義準知之。如四阿含經,名不共,以唯說愚法二乘教故。如大品等經,共集三乘眾,通說三乘法,具獲三乘益,故云共也。此中通大之小非愚法,通小之大非一乘。依此三義故,梁《攝論》云:善成立有三種。一、小乘。二、三乘。三、一乘。其第三最居上故,名善成立。即其事也。若言說大品等時一音異解得小果故有三乘者,說華嚴時何不異解得小果耶?又說增一等時,何不異解得大果耶?是故當知,三宗各別,理不疑也。

 

二者、大乘中乘小乘為三乘。

 

此有三義。一則融一乘同大乘,合愚法同小乘故唯三也。教理可知。此約一乘辨。

二則大乘中自有三乘。如上所說。

三則小乘中亦有三。如小論中自有聲聞法、緣覺法、及佛法。此中佛法但慈悲愛行等,異於二乘故也。

 

四者戒為四乘,亦有三種。

謂一乘三乘為四,此則開一異三,合二聲聞故也。

二謂一乘三乘小乘人天為四,此總開意也。

三謂三乘人天為四,準上可知。

 

五者或為五乘,亦有三種。

一謂一乘三乘小乘為五。

二謂三乘人天為五。

三謂佛與二乘天及梵亦為五,並準釋可知。

 

六者或無量乘,謂一切法門也。故此經云:於一世界中,聞說一乘者,或二三四五,乃至無量乘。此之謂也。

 

上來分乘竟。

 

二融本末者。同文說,諸乘等會融無二同一法界。有其二門。

一、泯權歸實門,即一乘教也。

二、攬實成權門,則三乘教等也。

初則不壞權而即泯故,三乘即一乘而不礙三。後則不異實而即權故,一乘即三乘而不礙一。是故一三融攝體無二也。

 

問:若爾二門俱齊,如何復說有權實耶?

答:義門異故,權實恒存。理遍通故,全體無二。何者謂權起必一向賴於實,是故攬實實不失,實現未必一向藉於權,故泯權權不立。是故三乘即一,雖具存壞竟必有盡。一乘即三,雖具隱顯竟恒無盡。由此鎔融有其四句。一或唯一乘,謂如別教。二或唯三乘,如三乘等教,以不知一故。或亦一亦三,如同教。四或非一非三,如上果海。此四義中,隨於一門皆全收法體,是故諸乘或存或壞,而不相礙也。準思可解。餘釋乘明體等,並如別說。

來明建立一乘竟。

 

第二、教義攝益者。此門有二。先辨教義分齊,後明攝益分齊。

 

初中又二。先示相,後開合。

 

初中有三義。

一者、如露地牛車自有教義,謂十十無盡主伴具足,如華嚴說,此當別教一乘。

二者、如臨門三車自有教義,謂界內示為教,得出為義,仍教義即無分。此當三乘教。如餘經及瑜伽等說。

者、以臨門三車為開方便教,界外別授大白牛車,方為示真實義。此當同教一乘。如法華經說。

 

二、開合者有二。先別,後總。

 

別中,一乘、三乘,各有三句。三乘三句者,或具教義,約三乘自宗說;或唯教非義,約同教一乘說;或俱非教義,約別教一乘說,為彼所目故也。一乘三句者:或具教義,約自別教說;或唯義非教,約同教說;或俱非教義,唯約三乘教說,隱彼無盡教義故。後總者,或教義俱教,以三乘望一乘故;或教義俱義,以一乘望三乘故;或具此三句約同教說;或皆具教義,各隨自宗差別說矣。

 

明攝益分齊者。於中有三。

 

一或唯攝界內機,令得出世益,即以為究竟。此約三乘當宗說,亦如瑜伽等辨。

 

二或攝界外機,令得出出世益,方為究竟。此有二種。若先以三乘令其得出,後乃方便得一乘者。此即一乘三乘和合說故,屬同教攝,亦名迴三入一教。此如法華經說。若先於一乘已成解行,後於出世身上證彼法者,即屬別教一乘攝。此如小相品說。

 

三或通攝二機令得二益。此亦有二。

若先以三乘引出,後令得一乘,亦是三一和合攝機成二益,故屬同教。此如法華經說。若界內見聞,出世得法,出出世證成。或界內通見聞解行,出世唯解行,出出世唯證入。此等屬別教一乘。此如華嚴說。

 

第三敘今古立教者。謂古今諸賢所立教門差別非一。且略敘十家以為龜鏡。

一依菩提流支,依維摩經等,立一音教,謂一切聖教皆是一音一味一雨等霔,但以眾生根行不同,隨機異解,遂有多種。如克其本,唯是如來一圓音教。故經云:佛以一音演說法,眾生隨類各得解等是也。

二依護法師等,依楞伽等經,立漸頓二教。謂以先習小乘後趣大乘,大由小起故名為漸,亦大小俱陳故,即涅槃等教是也。如直往菩薩等。大不由小故名為頓,亦以無小故,即華嚴是也。遠法師等後代諸德,多同此說。

三依光統律師立三種教,謂漸、頓、圓。光師釋意:以根未熟先說無常,後說常;先說空,後說不空,深妙之義,如是漸次而說故名漸教。為根熟者,於一法門具足演說一切佛法,常與無常,空與不空,同時俱說更無漸次,故名頓教。為於上達分階佛境者,說於如來無礙解脫究竟果海圓極祕密自在法門,即此經是也。後光統門下,遵統師等諸德,並亦宗承大同此說。

依大衍法師等一時諸德立四宗教,以通收一代聖教。一因緣宗,謂小乘薩婆多等部。二假名宗,謂成實經部等。三不真宗,謂諸部般若說即空理,明一切法不真實等。四真實宗,涅槃華嚴等,明佛性法界真理等。

依護身法師立五種教。三種同前衍師等。第四名真實宗教,謂涅槃等經,明佛性真理等。第五明法界宗,謂華嚴明法界自在無礙法門等。

六依耆闍法師立六宗教。初二同衍師。第三名不真宗,明諸大乘通說諸法如幻化等。第四名真宗,明諸法真宗理等。第五名常宗,明說真理恒沙功德常恒等義。第六名圓宗,明法界自在、緣起無礙、德用圓備,亦華嚴法門等是也。

七依南岳思禪師及天台智者禪師立四種教,統攝東流一代聖教。一名三藏教,謂是小乘。故彼自引法華經云:不得親近小乘三藏學者。又智論中說,小乘為三藏教,大乘為摩訶衍藏。二名通教,謂諸大乘經中,說法通益三乘人等,及大品中乾慧等十地,通大小乘者是也。三名別教,謂諸大乘經中所明道理,不通小乘等者是也。四名圓教,為法界自在具足一切無盡法門,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等。即華嚴等經是也。

八依江南慜法師立二教。一釋迦經,謂屈曲教,以逐物機隨計破著故,如涅槃等。二盧舍那經,謂平等道教,以逐法性自在說故,即華嚴是也。

九依梁朝光宅寺雲法師立四乘教。謂臨門三車為三乘。四衢所授大白牛車方為第四。以彼臨門牛車亦同羊鹿俱不得故。餘義同上辯。信行禪師依此宗立二教。謂一乘、三乘。三乘者,則別解別行及三乘差別,并先習小乘後趣大乘是也。一乘者,謂普解普行唯是一乘,亦華嚴法門及直進等是也。

依大唐三藏玄奘法師,依《解深密經》《金光明經》及《瑜伽論》,立三種教,即三法輪是也。一轉法輪,謂於初時鹿野園中,轉四諦法輪,即小乘法。二名照法輪,謂中時於大乘內密意說言諸法空等。三名持法輪,謂於後時於大乘中顯了意說三性及真如不空理等。此三法輪中,但說小乘及三乘中始終二教,不攝別教一乘,何以故?以《華嚴經》在初時說,非是小乘故。彼持法輪在後時說,非是華嚴故。是故不攝華嚴法門也。

 

上十家立教諸德,並是當時法將,英悟絕倫。歷代明模階位叵測,秪如思禪師及智者禪師,神異感通迹參登位,靈山聽法憶在於今,諸餘神應廣如僧傳。又如雲法師,依此開宗,講法華經感天雨花等,神迹如僧傳。其餘諸法師行解超倫,亦如僧傳。此等諸德豈夫好異,但以備窮三藏覿斯異軫,不得已而分之,遂各依教開宗務存通會,使堅疑碩滯氷釋朗然,聖說差異其宜各契耳。

 

第四分教開宗者。於中有二。

 

初就法分教,教類有五。後以理開宗,宗乃有十。

 

初門者,聖教萬差,要唯有五。一小乘教。二大乘始教。三終教。四頓教。五圓教。

初一即愚法二乘教。後一即別教一乘,以經本中下文內為善伏太子所說名為圓滿修多羅故,立此名也。中間三者,有其三義。一或總為一,謂一三乘教也。以此皆為三人所得故。如上所引說。二或分為二,所謂漸、頓。以始終二教所有解行並在言說,階位次第因果相承從微至著,通名為漸。故《楞伽》云:漸者,如菴摩勒果漸熟非頓。此之謂也。頓者,言說頓絕、理性頓顯、解行頓成,一念不生,即是佛等。故《楞伽》云:頓者,如鏡中像,頓現非漸。此之謂也。以一切法本來自正,不待言說,不待觀智。如《淨名》以默顯不二等。又《寶積經》中,亦有說頓教修多羅故。依此立名。三或開為三,謂於漸中,開出始終二教。即如上說《深密經》等三法輪中,後二是也。依是義故。《法鼓經》中以空門為始,以不空門為終。故彼經云:迦葉白佛言,諸摩訶衍經多說空義。佛告迦葉。一切空經是有餘說。唯有此經是無上說,非有餘說。復次,迦葉如波斯匿王常十一月設大施會,先飯餓鬼孤貧乞者;次施沙門及婆羅門,甘饍眾味隨其所欲。諸佛世尊亦復如是。隨諸眾生種種欲樂,而為演說種種經法。若有眾生懈怠犯戒不勤隨順,捨如來藏常住妙典,好樂修學種種空經,乃至廣說。解云:此則約空理有餘,名為始教。約如來藏常住妙典,名為終教。又《起信論》中,約頓教門顯絕言真如,約漸教門說依言真如。就依言中,約始終二教,說空不空二真如也。此約法以分教耳。若就法義如下別辨。

 

以理開宗。宗乃有十。

一我法俱有宗。此有二。一人天乘。二小乘。小乘中犢子部等,彼立三聚法。一有為聚法。二無為聚法。三非二聚法。初二是法。後一是我。又立五法藏。一過去。二未來。三現在。四無為。五不可說。此即是我,不可說是有為無為故。

二法有我無宗,謂薩婆多等。彼說諸法二種所攝。一名。二色。或四所攝,謂三世及無為。或五,謂一心、二心所、三色、四不相應、五無為。故一切法皆悉實有也。

三法無去來宗,謂大眾部等。說有現在及無為法,以過未體用無故。

四現通假實宗。謂法假部等。彼說無去來,現在世中諸法在蘊可實在界處假,隨應諸法假實不定。成實論等經部別師亦即此類。

五俗妄真實宗,謂說出世部等。世俗皆假,以虛妄故。出世法皆實,非虛妄故。

六諸法但名宗,謂說一部等。一切我法唯有假名,都無體故。此通初教之始準知。

七一切法皆空宗,謂大乘始教。說一切諸法皆悉真空,然出情外無分別故。如般若等。

八真德不空宗,謂如終教。諸經說一切法唯是真如,如來藏實德故,有自體故,具性德故。

九相想俱絕宗,如頓教中顯絕言之理等。如淨名默顯等。準知。

十圓明具德宗,如別教一乘主伴具足無盡自在所顯法門是也。

 

第五乘教開合者

於中有三。

初約教開合。

二以教攝乘。

三諸教相收。

 

初約教者,然此五教相攝融通有其五義。

一或總為一,謂本末鎔融唯一大善巧法。

二或開為二。一本教,謂別教一乘為諸教本故。二末教,謂小乘三乘,從彼所流故,又名究竟及方便。以三乘小乘望一乘悉為方便故。

三或開為三,謂一乘、三乘、小乘教,以方便中開出愚法二乘故。

四或分為四,謂小乘、漸、頓、圓,以始終二教俱在言等故。

五或散為五,謂如上說。

 

二以教攝乘者有二。

先一乘隨教有五。

一別教一乘云云。

二同教一乘云云。

絕想一乘,如楞伽,此頓教。

四約佛性平等為一乘等。此終教云云。

五密義意一乘。如八意等。此約始教云云。

 

二明三乘亦有五。

一小乘中三,謂始別終同,以俱羅漢故。

二始教中三,始終俱別,以有入寂故。

終教中三,始終俱同並成佛故。

四頓教中三,始終俱離云云。

五圓教中三,始終俱同。汝等所行是菩薩道等故云云。

 

三諸教相收者,有二門。一以本收末門。二以末歸本門。

初中於圓內,或唯一圓教,以餘相皆盡故;或具五教,以攝方便故。頓教中,或唯一頓教,亦以餘相盡故;或具四教,以攝方便故。熟教中,或一或三。初教中或一或二。小乘中唯一。皆準上知之。

二以末歸本。小乘內或一,以據自宗故;或五,謂於後四教,皆有為方便故。初教中或一,是自宗故。或四,謂於後三教,皆有作方便故。熟教中或一或三。頓教中或一或二。圓教中唯一。皆準上知之。是諸教下所明義理交絡分齊。準此思之。是則諸教本末句數結成教網。大聖善巧長養機緣無不周盡。故此經云:張大教網,置生死海。漉人天魚,置涅槃岸。此之謂也。

 

第六教起前後者。於中有二。初明稱法本教。二明逐機末教。

初者,謂別教一乘。即佛初成道第二七日,在菩提樹下,猶如日出先照高山。於海印定中同時演說十十法門,主伴具足圓通自在。該於九世十世盡因陀羅微細境界。即於此時一切因果理事等一切前後法門,乃至末代流通舍利見聞等事,並同時顯現,何以故?卷舒自在故。舒則該於九世。卷則在於一時。此卷即舒,舒又即卷。何以故?同一緣起故。無二相故。經本云:於一塵中,建立三世一切佛事等。又云:於一念中,即八相成道,乃至涅槃流通舍利等。廣如經說。是故依此普聞,一切佛法並於第二七日。一時前後說。前後一時說。如世間印法。讀文則句義前後。印之則同時顯現。同時前後理不相違。當知此中道理亦爾。準以思之。

 

二逐機末教者。謂三乘等有二義。一與一乘同時異處說。二異時異處說。初義者是同教故,末不離本故,依本而成故。後義者本末相分故,與本非一故。此二各有二義。一三乘。二小乘。初者,密迹力士經說:佛初成道竟。七日思惟已。即於鹿園中以眾寶等莊嚴法座,廣集三乘眾。梵王請佛為轉法輪,廣益三乘眾,得大小等果。乃至廣說如彼經中。又大品經云:佛初在鹿野轉四諦法輪,無量眾生發聲聞心,無量眾生發獨覺心,無量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行六波羅蜜,無量菩薩得無生忍,住初地二地乃至十地。無量一生補處菩薩一時成佛。解云:以此教證,當知最初第二七日,即說三乘法,與一乘同時說也。二小乘者。如彌沙塞律說:佛初成道竟,入三昧。七日後乃於鹿野苑而轉法輪。故知小乘亦與一乘同時說也。又普曜經云:第二七日,提謂等五百賈人,施佛麨蜜。佛與授記當得作佛等。此經所說雖通三乘等教有義亦攝人天等法,亦與一乘同時說也。

 

:說時既同,何故說處別耶?

答:為約時處寄顯法故,須同異也。故地論云:時處等校量顯示勝故。同時者,顯是同教故。異處者,示非別教故。如別教一乘在菩提樹下說者,欲明此是得菩提處即顯如來自所得法稱本而說故,不移處說也。餘三乘等法,欲明逐機改異故。移處就機鹿園而說,顯非本也。

 

第二時處俱異者。由與一乘不即義故,時處俱別也。或三七日後說,如法華經。或六七日後說,如四分律及薩婆多論說。或七七日乃說,如興起行經。或八七日乃說,如十誦律說。或五十七日後說,如大智論說。或一年不說法,經十二年方度五人,如十二遊經說。有人解云:智論五十七日者,即五十箇七日,與十二遊經一年同也。以此等教證當知,三乘小乘教,並非第二七日說。由與一乘教差別故。隨機宜故。餘可準知。

 

第七決擇前後意者。然諸教前後差別難知。略以十門分別其意。

一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小乘根性始終定者,即見如來從初得道乃至涅槃唯說小乘,未曾見轉大乘法輪,如小乘諸部執不信大乘者是。

二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小乘根不定故,堪進入大乘初教。即便定者,即見如來初時轉於小乘法輪翻諸外道,後時見轉大乘初教即空法輪迴諸小乘,如中論初說者是。

三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於小乘及初教根不定故,堪入終教。即便定者,即初時見轉小乘法輪。中時見轉空教法輪,後時見轉不空法輪。如解深密經等說者是。

四或有眾生,於此漸教中,根不定故堪入頓教。即便定者,即見初示言說之教猶非究竟。後顯絕言之教方為究竟。如維摩經中初三十二菩薩及文殊等所說不二並在言說中。後維摩所顯絕言之教,以為究竟者是。

五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頓悟機熟即便定者,即見佛從初得道乃至涅槃不說一字。如楞伽說。又涅槃經云:若知如來常不說法,是名菩薩具足多聞等。

六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三乘根性定者,見佛從初即說三乘教法,乃至涅槃更無餘說。如上密迹力士經及大品經說者是。

七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三乘根不定故,堪進入同教一乘者。即見自所得三乘之法皆依一乘無盡教起,是彼方便阿含施設。是故諸有所修,皆迴向一乘,如會三歸一等。又如上所引三乘與一乘同時說者等。

八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三乘根不定故,堪可進入別教一乘者,即知彼三乘等法,本來不異別教一乘,何以故?為彼所目故,更無異事故。如法華經同教說者是。

九或有眾生,於此世中具有普賢機者,即見如來從初成道乃至涅槃一切佛法普於初時,第二七日海印定中,自在演說無盡具足主伴、無窮因陀羅網微細境界。本末不見說三乘小乘等法。如華嚴經別教中說者是。此約普賢教分見聞及解行處說。

十或有眾生,於一乘別教,解行滿足,已證入果海者,即見上來諸教並是無盡性海隨緣所成更無異事。是故諸教即是圓明無盡果海具德難思不可說不可說也。此約一乘入證分齊處說。餘可準知。

 

第八施設異相者。然此異相繁多。略約十門,以顯無盡。何者十異?

一者時異。謂此一乘要在初時第二七日說,猶如日出,先照高山等。故論云:此示法勝故。在初時及勝處說也。若爾,何故不初七日說?思惟因緣行等如論釋。又此即是時因陀羅網等故,即攝一切時。若前若後各不可說劫,通前際後際,並攝在此一時中也。三乘等不爾,以隨逐機宜時不定故,或前或後,亦不一時收一切劫等。

二者處異。謂此一乘要在蓮華藏世界海中眾寶莊嚴菩提樹下,則攝七處八會等及餘不可說不可說世界海並在此中。以一處攝一切處故,是故不動道樹,遍昇六天等者。是此義也。又此華藏世界,通因陀羅網故,周測諸塵。於此稱法界處,說彼一乘稱法界法門也。三乘等則不爾。在娑婆界木樹等處,亦無一處即一切處等。問:若爾,何故《佛地經》等,亦在淨土中說耶?答:彼經但云,在光曜宮殿等具十八種圓滿,亦不別指摩竭提國等。以彼為地上菩薩說佛地功德故。在三界外受用土中,此三乘終教及一乘同教說,若此華嚴皆云在華嚴界內摩竭國等,不云娑婆內,亦不云三界外。故知別也。餘義準知。

三者主異,謂此一乘,要是盧舍那十身佛,及無盡三世間說。如普賢行品云:佛說、菩薩說、剎說、眾生說、三世一切說等,不同三乘等是化身及受用身等說。餘義準知。

四者眾異,謂此一乘經首唯列普賢等菩薩及佛境界中諸神王眾,不同三乘等。或唯聲聞眾或大小二眾等。問:若爾,何故第九會中有聲聞眾耶?答:彼中列聲聞意者有二種。一寄對顯法故,為示如聾如盲顯法深勝也。二文殊出會外所攝六千比丘,非是前所引眾。此等皆是已在三乘中,令迴向一乘故。作是說也。

五者所依異,謂此一乘教起要依佛海印三昧中出,不同三乘等依佛後得智出。

六者說異,謂此一乘,此一方說一事一義一品一會等時,必結通十方一切世界皆同此說,主伴共成一部。是故此經隨一文一句皆遍十方,多文多句亦皆遍十方。三乘等則不爾。但隨一方一相說,無此主伴該通等也。

七者位異,謂此一乘所有位相上下皆齊,仍一一位中攝一切位。是故乃至佛等諸位,在信等位中,餘位亦然。三乘中則不爾,但隨當位上下階降,皆不相雜也。餘如下說。

八者行異,謂隨一菩薩則具信等六位,一一位中,所有定散等差別行相並一時修,如東方一切世界中常入定等。西方世界中,常供養佛等。如是十方世界中,盡窮法界行,亦不分身。一時皆遍滿,一念皆遍修。一一念中亦如此。信位滿心已去,一一位皆如是修,更無優劣。又一行即一切行等通因陀羅網等。三乘則不爾。地上菩薩猶各有分齊。況地前者乎。餘如下說。

九者法門異,謂略舉十種以明之。一彼有三佛此有十佛。二彼有六通此有十通。三彼有三明此有十明。四彼有八解脫此有十解脫。五彼有四無畏此有十無畏。六彼有五眼此有十眼。七彼說三世此說十世。八彼有四諦此有十諦。九彼有四辯此有十辯。十彼百十八不共法此有十不共法。餘門無量。廣如經說。

十者事異,謂隨有舍林池地山等事,皆是法門。或是行或是位或教義等,而不壞其事。仍一一塵中,皆具足法界一切差別事,因陀羅微細成就,隨一事起皆悉如是。三乘等則不爾。但可說即空即真如等故,不同此也。又若以神通不思識議力,容得暫現,非是彼法自恒如是。餘可準知。第八門竟。

後有所詮義理二門,成中下二卷,畢十門矣。

 

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第一

上篇文章: 武林佛学院院长会觉法师之开示
下篇文章: 已经没有了
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
推 荐 阅 读

阅 读 排 行
专 题 列 表
仿网站仿模板